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设计天才健康宝宝,预防各类先天畸形!

电话/微信:18975862423、15574992768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向氏三优律”("孕前三循态优质遗传筛选律")指出:在避免近亲婚配的前提下,选择三循态优良日期同房受孕或实施人工辅助生殖手术,并注意孕前孕后的正确护理,能有效预防先天缺陷的发生,极大地提高出生率和优生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邓小平下放江西:冬天冷水擦身日行万步  

2012-05-12 17:30:10|  分类: 信息共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邓小平下放江西:冬天冷水擦身日行万步

http://book.sina.com.cn  2012年05月10日 11:56  新浪读书微博
  文章摘自《邓小平生平全纪录》
  作者:苏台仁   出版社:中央文献出版社
  本书简介:《周恩来生平全纪录》一书(上、下)为国内权威党史专家精心编撰,全方位、多视角诠释伟人的光辉的一生。此书是国内迄今最完整、最全面的图说世纪伟人——毛泽东的图书版本,部分照片系首度于国内外公开发表。本……[连载内容]

邓小平下方江西期间

  邓小平的女儿毛毛写道:十年动乱的历史,不会再重复了。回想往事,使人辛酸,使人激奋,也从思考中得到力量。

  人们不会忘记林彪反革命集团那罪恶的“一号通令”,我的父亲,自从被加罪为“全国第二号最大的走资派”后,关押隔离已历时两年。这时他突然接到通知,要被疏散转移到江西。当时我们这一家人已被“文革”的狂流冲得漂零四散。哥哥被迫害致残,其余的兄弟姐妹都已下乡接受“改造”,只有我的祖母(父亲的继母)一人留在北京。所以我的父母仅带上祖母,3人于10月20日乘一架专门押送他们的飞机从北京起飞,飞越被“史无前例”的政治风暴冲击得遍体鳞伤的半个中国,直到江西。由于长期关押,他们对外面的政治形势发展所知无几,对这“一号通令”究竟是怎么回事尚不清楚。但能脱离在北京那种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,能重新与家人相见,无疑是令人高兴的。

  到了江西省会南昌之后,3位老人先被带到1个招待所。一位省军区的“负责人”对他们训了一次话,叫他们“老老实实接受改造”之类。几天后,他们就被送到了以后一直居住了3年多的地方。那是在江西省新建县望城岗原步兵学校里面。从南昌坐20分钟汽车到望城岗,从步校大门进去,是一条梧桐夹道的沙石马路,绕过原步校办公大楼,沿着一条红壤夹杂着石子的小路走上1个小丘,即可看到一围比人还高的绿色冬青环绕而成的院墙。冬青之内还有一圈竹篱。圆形院子的正中是一座两层红砖小楼。原为步校校长所住。楼前四株月桂,楼后有一小小的柴房。楼上是两间卧室和一间起居室,楼下有厨房、饭厅。另外几间则由派来监管的人员居住。这个步校在“文革”中早已解散,现在偌大1个校园空无人用,十分冷落。原来的校舍、课堂都已残损不全,风雨来时,常可听到门窗撞击的响声。每当夜阑人寂之时,远远望去,空旷的校园内只有小丘顶上老人居住的小楼灯光闪烁。

  三位老人很快适应了这种新的生活。他们互相体贴、照料,争着做家务活。3人中的壮劳力是时年65岁的父亲,所以那些清扫拖地、劈柴砸煤之类的工作,自然由他来做。母亲身体不好,血压的高压常在200左右,但她不顾头晕病痛,抢着做最累最脏的活。时常犯病,卧床不起。每当此时,父亲总是为她端饭送水,细心照看,三位老人年龄相加已有200余岁,他们相互之间体贴、爱护、患难与共的情景,令人感动。我的祖母是四川嘉陵江上1个船工的女儿。解放前兵荒马乱的生活,磨练了她那坚强的性格。解放后,她1个接1个地带大了我们兄弟姐妹,几十年如一日辛勤操劳。“文革”以后,她和我们几个孩子一起被扫地出门,从家里撵了出来。她毅然担起全家在逆境中求生存的重担。在那风风雨雨的日子里,她受尽了屈辱、歧视。但她坚强镇定,不畏艰难,成为我们几个孩子生活的中心。到江西之后,她更是做饭、洗衣,努力替我父母分担忧愁。她一字不识,但一辈子生活际遇的坎坷,使她养成了深明大义、明理豁达的性格。在那几年中,她能和父母一样地保持那种平和远视的乐观气质,使这个新家格外得到了镇定与生气。

  生活刚刚安顿下来。冬天已经来临。南方的冬季,又无防寒设备,冷起来室内常常结冰。母亲的身体愈加不好了,甚至整日卧床不起。这是1个多么难过的寒冷阴暗的冬天!但三位老人齐心努力,克服了生活上的困难。为了对付寒冷,父亲居然每日用冷水擦身。我想,只有精神上不畏寒冷的人,才能战胜严寒。

  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严冬已过。一阵绵绵不断、下得人心烦意乱的春雨过后,南方的春天一下子就来了!青草从红土中刚刚钻出,瞬间便连成了一片。那满山的山桃花也都蕾绽花开。从窗中望去,在起伏的山丘上,一团团、一片片,如云如烟。梧桐新叶初发,很快便浓荫遮路。雪白的栀子花沿路皆是,馨香四溢。政治的风暴可以扫荡人们的生活,可以冲击人们的心灵,但挡不住自然界这一片盎然春意。春光不可负,春时不能误。在我们的小院子里,3位老人乘着春雨浸润的土地,拓出了一片不小的菜地,种上了白菜、胡豆、辣椒、丝瓜、苦瓜等各色菜蔬。自有了这一片菜地,父亲每日总要抓紧时间在园中劳作,挖土、施肥、浇水、锄草,常常干得大汗淋漓。随之而来的是江西素有火炉之称的盛夏,真是烈日炎炎,酷热难当。但在3位老人的精心耕耘下,在砂石地上开出的菜园竟然郁郁葱葱、果实累累,使人采之不尽。在楼房后面,祖母还养了几只鸡。这几只小小的生灵似乎特别招人喜爱、善解人意。父亲在院中散步时,它们常常结队而行,跟在人后咕咕作声,使小院里增加了不少的生机。那时因“走资派”的罪名,父母的工资早被扣发,每月仅给他们发一点生活费。他们自己省吃俭用,还要节省一些钱以供当时插队的我和弟弟作为探家路费之用。在经济拮据的时候,养鸡种菜,也的确补充了一些生活所需。

  按监管规定,他们3人平时不得随便外出,不得与外人接触。在这个不大的活动天地里,他们的生活倒也很规律。父母2人每日上午到工厂劳动,下午3人在园中耕作。晚饭后,清扫完毕,3人便围坐在一起听新闻广播。然后父母亲读书看报,祖母就做一些针线补缀之事。父亲和母亲非常喜爱看书。离开北京时,经过批准,他们带来了几乎全部的藏书。在那谪居的日子里,父母抓住时机,勤于攻读。特别是父亲,每日都读至深夜。那几年之中,他们读了大量的马列著作,读了“二十四史”以及古今中外的其他书籍。对他们来说,能有时间如此坐下来读书,确也是难得的机会。我们到江西探亲时,父亲常给我们讲一些历史典故,有时还出题考我们。母亲也时常给我们讲述、议论一些书中精辟之处。在读书中,他们抚古思今,收益不浅。我父亲为人性格内向,沉稳寡言,50多年的革命生涯,使他养成了临危不惧、遇喜不亢的作风,特别是在对待个人命运上,相当达观。在逆境之中,他善于用乐观主义精神对待一切,并用一些实际的工作来调节生活,从不感到空虚与彷徨。在江西那段时间,他就主要用劳动和读书来充实生活,陶冶精神。

  1971年在父母的申请下,我的哥哥被批准到江西与他们同住。我哥哥是北京大学物理系的学生,“文革”中因父亲问题的株连,于1968年被聂元梓等开除党籍,迫害致残。几经辗转,被送到北京清河社会救济院。在那种拿人不当人的日子里,像他这样戴着反革命帽子的残废人会有什么样的生活是可想而知的。那时他身体十分衰弱,胸以下肢体瘫痪,时常高烧。他无权享受大学生的待遇,自然没有工资。在救济院里,他每日只能躺在床上,用铁丝编字纸篓一类的东西挣点零用钱,处境异常悲惨。父母在得知哥哥的情形后,十分悲痛,不得不写信给中央,申请大哥到江西同住,在历尽劫难之后,哥哥总算回到了父亲身边。3位老人对哥哥的照料十分精心。母亲把全部的爱倾注到儿子身上。她不顾自己身体不好,每日为哥哥端饭送水,日常料理都由她来做。父亲则给儿子擦澡翻身,做最重的活。祖母也总是努力做可口的饭菜给他补养身体。哥哥自己也克服身体障碍,尽量锻炼自理能力。虽然多了1个人就多了一份辛苦,但大家同甘共苦,互敬互爱,竟使生活热闹丰富了起来。

  在我哥哥坎坷的境遇中,我要特别提起1个人,1个与我哥哥素昧平生,但因路见不平而奋力相助的人。这就是北京外文印刷厂的王凤梧师傅。1969年,王师傅随他们工厂的工宣队进驻北大,被分配负责我哥哥那个班的工作。当时我哥哥已经致残。王师傅曾到校医室看望过他。凭着一股朴质的正义感,王师傅对我哥哥十分同情,认为应给予起码的革命人道主义的治疗。在当时那种政治气氛下,王师傅当然是无可奈何的。但以后几年之中,无论我哥哥辗转何处,王师傅都坚持去看望,问寒问暖。哥哥去江西后,王师傅便不断地向上写信、申诉。到北大,到市委,四处奔走,呼吁给我哥哥治病。在那黑白颠倒的非常时期,能这样不顾政治压力,甚至不顾危险地为像我哥哥这样处境的人说话,凡经过那个年代的人一定知道,这需要怎样一种正义感,需要怎样一种置身家性命于不顾的胆量呀!从那时起,王师傅和我哥哥就结成了患难之交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在我父亲恢复工作以后,王师傅家人没有向我们提出任何1个要求。我们全家人都十分感激王师傅在困难之时给我哥哥的帮助。我们全家人更敬佩王师傅及他一家人那种中国工人阶级正直、勇敢、纯朴的可贵品质。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狂涛中,沉浮着各种各样的卑劣小人,他们就像浪花边上肮脏的泡沫。但无论是巨浪,无论是泡沫,都永远吞蚀不了、淹没不掉大海岸边黄金一样的沙粒。千千万万像王师傅这样正直的普通的中国人,正是我们国家、民族于危难中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。

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