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三优律”—天才宝宝孕前设计法!

电话/微信:18975862423、15574992768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向氏三优律”(“孕前三循态优质遗传筛选律”)指出:在避免近亲婚配的前提下,选择无形遗传物质优良状态,受孕怀胎或实施人工辅助生殖手术,并注意孕前孕后的正确护理,能有效预防先天缺陷的发生,极大地提高出生率和优生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故乡行  

2011-11-24 12:38:01|  分类: 记事本_心情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故乡行 2011.11.24阅读(1)
 
2011年11月13日到21日,因着老邻居郁叔公的八十大寿,我陪父亲回到了老家平江县浯口镇三联乡四合村小住了几天。在乡下老家的感觉真好。怎么个好法呢,三言两语也说不全。我想,发几张回家时拍的相片,还是多少能说明一点问题的。
故乡情
一个平江游子,总是念着乡情;
虽然年过花甲,因主常怀童心。 
 
故乡行 - 向镜州 - 向镜州博客——三循态优生设计法
故乡行
残墙依旧美,破壁藏温馨;几多儿时事,思想总多情。
石窖曾受洗,泉水沁怡人;土车歌声远,旧貌正换新。
 

 

图片

 回老家几天,帮堂兄挖红薯,洗红薯粉,愿以为会痛得端不起饭碗的。还好,事后只是有一点点感觉。没像预料地那样痛。嫂嫂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:去年带上自家烫的红薯粉皮去外地集市卖。结果,人带的黑点粉皮有人抡着买(粉洗得不干净的),可她家白净的红薯粉皮就没人要,人家还说是假的。气得她要死。最后她免费叫人拿几张回去煮着试,才有人相信,她家的才是真正的上品好货。右后方就是年长我一岁,明理且勤劳、朴实的嫂子单利闺。

 

 

图片

吃过老邻居郁叔公(名向郁升)的生日饭,我父亲和郁叔公在一起聊往事。父亲今年84岁,郁叔公正满80岁。郁叔公说,他们从小就是好朋友,长大后,都是是本村有名干农活的好把式。郁叔公还特别佩服我父亲打麻(不是打麻将啊,而是将种植在地里的黄麻杆皮剥离浸泡后,将麻丝与粗皮分离的技术,称为打麻。现在,既没有人种黄麻,更没有人打麻了)的干净利索快速。

 

 

图片

回到老家,我就喜欢坐在火炉旁烤火。不但不怕烟熏,还特喜欢听那柴火燃烧时发出的劈劈啪啪的声音,看那扭摆着的多姿多彩的火苗,闻那柴火燃烧过程中发出的清香的烟味道。一坐到火炉旁,人们总是说“敏姐(我原名向敏甫,可这“姐”应该是个同音字。因为我是男性,当然不会是“姐”。可在老家,无论是男女老少都亲切地叫我“敏姐”,至今我也不知道这“姐”应该怎么写),只管烧,有的是柴。”确实,家家户户都是堆山堆岭的毛柴硬棍。火炉旁烤火的是爸爸向金科、玉叔娭和玉叔娭的女媚婿张建军。

 

 

图片

这风车是有着木匠手艺的老公(我们老家称“老祖父”叫“老公”)亲手做的。虽算不上文物,可也有八九十的历史了。这是爸爸向金科摇着自己曾经使用过多年的风车。

 

 

图片

这是父亲出生地杜公湾大屋前面的水井,现在家家户户用上了自己从高山上引来的自来泉水,这井只用来洗洗东西了。前面是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儿时玩伴向斗良正洗红薯粉,中间是向望春,后面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就不知道是谁了。

 

 

图片

几多儿时事,思想总多情。挖结薯的是比我小四个月的同年叔公向龙根。小时候,老公(我们家乡不叫老祖父,而是叫“老公”,我家老公是做木匠)给我做了张犁。记得有一回,下雨,我和龙叔公还戴着斗笠在门前的田里学着大人的样式“耕田”,他拉犁,我扶犁。现在,龙叔公成了一把家活好手,我呢,虽然成了四体不勤的人,回到老家,握着童年粗糙的手时,两人笑得还和儿时一样的开心;闻着他满身的汗味,感到是那样的香。

 

 

图片

在刘武才家时,爸爸同我叔叔的女婿在他家前坪交谈。

 

 

图片

这是我堂兄德君的老岳母缪顺芝老太太。老人家今年96岁了,眼不花,耳不背,生活全能自理,可她却我对说,虽没病没痛的,可只能吃饭不能干什么活了。

 

 

图片

这是堂兄德君、嫂子单利闺夫妇和他们的老妈妈在一起。堂兄在四合村任村支书三十年后退休,真是两袖清风,可以放心的是,就算以后什么运动,也运动不到他头上的。

 

 

图片

2011-11-20日上午,在向家镇教会汤先进弟兄家晒谷。左边是甘姊妹,右边是罗姊妹,晒完谷,汤弟兄叫我们来了个亮相。

 

 

 

图片

这是父亲出生地的杜公湾大屋进大门的右侧原址旧貌。看得出当年的杜公湾确实是很气派的。爸爸二岁时就被送给了离此二三里远的梅树屋,给神智不太清楚的木匠向少箕夫妇作孙子。爸爸十一岁时,就开始租种他人田土,并承担起了当家的重担。

 

 

图片

残墙依旧美,破壁藏温馨。我老家有上堂屋、下堂屋,和横堂屋。上堂屋左边住着我家和郁叔公(今年刚八十岁)两家,对门住着龙叔公(和我是同年)一家,下堂屋左边住的是自叔公(应该八十了,他自己早就去世,他家都没人了)一家,右边是雪伯公(已经一百多岁,早不在,也无亲血脉的后人了)一家,左边的横堂住着利叔公(在世是八十岁了,前年去世了)一家,总共住有40多人。

 

 

图片

这是我的出生地梅屋场老屋。老屋大门只剩两个石柱子了。进大门是下堂屋,住里地上堂屋。我家就在上堂屋的左边。我家的老房子现在只剩下两板墙了。

 

图片
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家与老邻居郁叔公在三十年前合建的房子。大门左边是我家,右边是郁叔公家。
        图中屋左后方的山峰名叫老鼠尖,山顶周围还有国共作战时挖掘的战壕,山上的柴草长得跟我当时的个子差不多高。     记得小时候,可能是十来岁时,我和同伴到山顶玩,也不知怎么回事,我们没走在一块。忽然,看到离我大约十多米远的地方,有一个东西从前方右侧往左侧无声无息地走过去,好像那东西走着走着还停过一会儿。当时,我以为是一头大黄牛,现在回想起来,肯定不是牛!一是牛不会上这么高的山去吃草;二是牛的毛不是竖着的。好险啊,感谢上天保佑,一定是一只大野兽!
      这次回家发现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:以往老鼠尖在我的心中,或往年回家看到时有点高耸入云的感觉,这次地好像矮多了。这不知是什么原因。

 

 

图片

现在,老屋后面我家的梨树坪成茅草坪了。原来,有两大一小三棵梨树。记得梨树分八月梨和六月梨两类,我家的是八月梨。三棵梨树丰年可摘几百斤梨子。梨子熟了,除了自己想吃就去树上摘着吃外,就是送些给邻居和亲戚的,也有个别贪小便宜的来俭摘梨子的。记得有一次,邻居发现又有人在树上偷梨子时就告诉我家,老祖母听见了就拿着棍子要去打贼。妈妈则在屋里朝梨树上的贼喊:“慢点下来,别摔了。”妈妈的与人为完善,在乡里是有名了。

 

 

图片

这是堂妹夫刘武才和堂培香的家。

 

 

图片

这是我爸爸与我堂妹夫刘武才和堂妹向培香在他们家门前。妹夫是平江县瓮江镇永新村的村支书,他吃自己种的粮,吃自己布的菜,烧自己砍的柴,他不贪不睹,深受村爱戴。可惜的是,如今这样的大小官员不多了。

 

 

图片

这是我出生地老屋后面离墙不到一米收藏红薯的石窖。从石窖上面的断岩层看得出,这里曾出现过岩石滑坡。妈妈说,三十年前,我家在离老屋不到一里的地方建了新房子,当我家刚搬出老屋几天,这屋后就出现了小滑坡,滑下的大石块把我家老屋的墙都推广倒了。当时,我儿子还小,就放在老家带。感谢天父的看顾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,因推倒的墙,正好就是我妈妈带我儿子睡的,也是我六十二年出生的房子。

 

 

图片

石窖曾受洗,泉水沁怡人。这是老家屋后的石窖的“内景”,左边的窖孔是我家收藏红薯等物用的,右边是老邻居郁叔公用的。冬天,外面寒风剌骨,石窖里面却暖烘烘的。记得小时候的冬天,妈妈常在石窖里面给我洗澡呢。

 

 

图片

土车歌声远,这是堂妹夫刘武才家的土车子。车子有大小两个车轮,大车轮是主轮,平时用大车轮,小车轮是过沟过缺过渡时用的。在以前交通不发达,运输工具简单的年代,这车子可有大用场了,去远地卖猪、籴粮、运柴、贩运全靠它。现在村村通公路,乡镇到处是摩托车、拖拉机和家用汽车,几乎很少用得它了。不过偶尔也还能看到推土车子运红薯的。土车子来了,二三里外都知道。因为车轮轴与套磨擦时发出的吱呀声音特美妙,推的物件越重,它叫的越欢。

 

 

图片

指泉岭——是从我们老家四合村经指泉到向家镇最近的必由之路,早几年还是一条乱石路,现在全是水泥路,真是旧貌正换新了呀。

 

 

图片

指泉岭——是从我们老家四合村经指泉到向家镇最近的必由之路,早几年还是一条乱石路,现在全是水泥路了。2011-11-20日,一大早,向家的汤弟兄就骑着摩托车来我老家四合村接我去向家镇教会。下指泉岭时,汤弟兄说摩托车刹车不太好,让我步行,他骑车在前面行。前面转弯处骑摩托车的是汤弟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5)| 评论(2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